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Trade News

高能耗行業?為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正正名

2020-03-19|閱讀量:135

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共渡難關,國家發改委于2月22日出臺了《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階段性降低企業用電成本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通知》文件;緊接著,在2月26日出臺的補充文件中,明確把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排除在政策惠及的范圍之外。這對于經歷了一波疫情影響,目前正為復工復產拼盡力的鋁壓延加工行業來說,可謂當頭一棒。

一石激起千層浪。對于再一次錯失利好政策的“庇佑”,苦苦支撐的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有話要說:處于產業鏈中高端,卻被冠以高耗能的標簽,屢屢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是時候為銅鋁加工企業正正名了!企業紛紛致電中國有色金屬加工工業協會,反映訴求。為此,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有色金屬加工工業協會秘書長章吉林。

在加工協會工作多年,章吉林熟悉銅鋁壓延加工行業的基本情況,與企業保持著密切聯系。對于此次銅鋁壓延加工企業再一次被排除在優惠政策之外,他表示,目前,加工協會正在向國家有關部門溝通與匯報,積極反映企業訴求,還會進一步尋求與國家統計局相關部門交流與溝通,以求為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正名。同時,他也希望有色金屬壓延加工行業的專家及學者、企業高管多與加工協會聯系溝通,提出好的想法和建議,同時也歡迎有不同意見的同仁交換意見和看法。目的只有一個,讓我們的銅鋁壓延加工行業變得更強、更好。

銅鋁加工行業不屬于高耗能行業

記者:此次階段性電價優惠政策將銅鋁加工行業排除在外,依據是什么?

章吉林:此次銅鋁壓延加工行業被排除在享受階段性優惠電價行業之外,加工協會在第 一時間就向有關部門進行了溝通了解,在得到的答復中,zui為核心的一點依然是銅鋁壓延加工屬于高耗能行業。而據我們了解,把銅鋁壓延加工業定義為高耗能行業的主要依據還是國家統計局十年前在發布當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時的一個注釋性的解釋,并被國家有關部門沿用至今。

這已不是有關部門第 一次把有色金屬壓延加工行業(主要是銅鋁壓延加工,占整個有色金屬壓延加工行業體量的80%以上)與上游有色金屬冶煉行業捆綁在一起認定為高能耗、高污染行業,而遭受各種不公平對待了。實際上,我們銅鋁壓延加工行業的廣大企業,在日常的環保督察、項目審批、上市融資、銀行貸款等諸多方面因為被定性為高耗能、高污染行業而遭受很多不公,企業經常向我們反映。此次階段性電價優惠政策出臺后,銅鋁壓延加工企業的反映同樣強烈,希望這種狀況能得到改變,還行業以清白。

首先,把銅鋁壓延加工與上游冶煉行業強行綁架在一起作為一個行業來對待是不合適的。銅鋁冶煉及壓延加工雖然都在同一條產業鏈上,但各自分灶吃飯。上游銅鋁冶煉行業是資本密集型,企業數量少,規模體量巨大,實力強,產品也相對單一。

而下游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是技術密集型,企業數量龐大(全國規上銅加工企業1200家左右,鋁加工2400家左右),但普遍規模較小,產品千差萬別,品種規格繁多(上萬種),市場競爭異常激烈。也正是由于這種原因,銅鋁壓延加工行業在市場上的話語權始終非常弱。例如,采購原料必須付現款才能拿貨,而銷售產品則往往需要墊資,承兌 賬期已是家常便飯。從這個角度講,銅鋁加工行業和上游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行業,應該作為一個獨立的行業來對待。

其次,對于什么是高耗能行業,國家有關部門至今沒有明確的量化指標定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綱要》中,明確要求“控制高耗能、高污染和資源性產品出口”,這是我國首次提出“兩高一資”概念,但綱要同時也提出“控制電解鋁總量,適度發展氧化鋁,鼓勵發展鋁深加工和新型合金材料;控制銅鋅冶煉建設規模,發展深加工產品和新型合金材料。”顯然,在當時,銅鋁壓延加工并不屬于“兩高一資”范圍。國家統計局在《201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首次以注釋的形式標注“六大高耗能行業分別為: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石油加工煉焦及核燃料加工業、電力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此后國家有關部門一直未能對高耗能行業作進一步的準確解釋或范圍劃分。

第三,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是屬于國家鼓勵發展的行業,這無論是在國家發展改革委歷次修訂出臺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還是在《中國制造2025》里均有所體現。例如,國家發展改革委于2019年10月30日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明確將銅壓延加工中的超大規模集成電路銅鎳硅和銅鉻鋯引線框架材料、銅合金精密帶材和超長線材制品等高強高導銅合金,以及鋁壓延加工中的交通運輸工具主承力結構用新型高強、高韌、耐蝕鋁合金材料及大尺寸制品等列為“鼓勵類”發展項目。顯然,銅、鋁壓延加工業不應被歸為國家重點調控的高耗能行業。近十多年來,工信部對很多種有色金屬冶煉行業都制定出各種規范條件,但從來沒有對銅、鋁壓延加工業有所規定。

第四,從單位產品實際能源消耗量來看,銅鋁壓延加工行業和上游冶煉行業相比也確實不高。例如,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2018年,全國電解鋁單位產品綜合能耗為1661千克標煤/噸,而鋁壓延加工產品的綜合能耗僅為268千克標煤/噸,相差甚遠。從銅鋁壓延加工行業能源消耗成本在企業生產成本(包括原輔材料)中所占的比重跟鋁冶煉企業相比,也不在一個數量級。據我們近期對國內重點銅鋁壓延加工企業的調查數據,依據合金及zui終加工產品種類的不同,目前絕大部分銅鋁壓延加工企業的能源(含電、天然氣)消耗成本占整個生產成本的比例在3%以下,而冶煉企業的能耗成本占生產成本的比例要高得多,兩者不可相提并論。

產業鏈轉型升級的關鍵一環

記者:目前行業生產運行面臨怎樣的形勢?給予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政策優惠,具有什么重要意義?

章吉林:首先,行業目前非常艱難,特別是在疫情暴發以來,尤為突出,需要得到相關政策支持,以渡過難關。近年來,銅鋁壓延加工行業競爭異常激烈,加工費越來越低,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銅鋁壓延加工全行業利潤率均已跌破2%以下,處于微利狀態,企業經營非常困難。特別是在疫情暴發以來,原輔材料價格暴跌,導致企業大量備料及庫存價格出現大幅度下跌,資金鏈更加緊張。

其次,銅鋁壓延加工行業值得給予優惠政策。一是行業不僅規模大,2019年我國銅鋁壓延加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合計2.09萬億元,占GDP的2.1%,而且是國民經濟發展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基礎材料行業。二是有利于穩就業。我們行業職工人數龐大。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銅加工行業有職工近30萬人(銅冶煉16萬人);鋁加工行業擁有職工70萬人(鋁冶煉行業23萬人),是個擁有百萬大軍的行業,讓銅鋁壓延加工行業享受相關優惠政策,有利于穩就業。三是有利于穩外貿。銅鋁壓延加工材國際競爭力強,是我國有色金屬產品出口的主力軍。銅鋁壓延加工材出口額占有色行業出口總額的50%以上,將銅鋁壓延加工納入本次階段性降低用電成本的范圍,具有重要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第三,給予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政策優惠,對于緩解企業資金緊張壓力效果會非常明顯。銅鋁加工行業的特點之一,是以賺取加工費為盈利模式,而據zui近調查統計,目前能源消耗成本在壓延加工企業的加工成本(不包括原輔材料成本,只考慮人力資源、設備折舊、天然氣及電力消耗等成本)中所占的比例,依據合金及zui終加工產品種類的不同,在20%~40%之間不等,還是比較高的。因此,如給予電價優惠,對于緩解企業資金緊張狀況,效果會比較明顯,可以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

第四,黨中央國務院這些年一直強調轉型升級,要從產業鏈前端及價值鏈低端,不斷向產業鏈和價值鏈中高端邁進。作為制造業大國,我國有色金屬產業是否強大,很大程度上是要看有色金屬產業鏈后端的材料及加工能力強不強。近年來,我國銅鋁壓延加工行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很多以前長期依賴進口的銅鋁壓延加工產品已經實現了國產化,并開始大量出口,但新能源汽車用動力電池正負極銅箔和鋁箔材料,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用高強高導引線框架材料,高檔汽車用電子線束及接插件材料、航空航天及大飛機用鋁合金結構材料以及蒙皮板材、鋁合金汽車覆蓋件用鋁合金板材(ABS)等高技術含量和高附加值產品與國外先進水平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仍處在爬坡過坎的關鍵階段。當這些產品的生產技術真正掌握了,我們才可以自豪地說,我國銅鋁壓延加工行業正是處在產業鏈的中高端,從這個角度來講,幫助這個行業,就是幫助行業落實轉型升級。

避免“一刀切”為行業正名

記者:作為政府和行業的橋梁紐帶,加工協會對于今后銅鋁加工行業管理和有關標準制定,有什么政策建議?

章吉林:第 一,希望有關部門盡快對高耗能行業重新進行量化指標定義,并且將定義的對象下沉到行業小類。我前面提到,對于高耗能行業的界定,還是國家統計局在《201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以注釋的形式給予定性標注的,這在當時經濟技術條件下是沒有問題的,如今十年過去了,我國經濟發展的內外環境、發展理念以及技術水平都已發生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過去那種粗放的定義已經不符合新時代的發展要求,確實到了該細化量化,還銅鋁壓延加工行業以清白的時候了;此外,對于什么是高能耗行業采取量化指標進行重新定義,還可以為行業改善耗能及環保指標明確努力方向,開展有效的技術創新活動。

第二,在高耗能行業的量化指標出臺之前,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在今后的管理過程中,不要簡單地根據GB/T 4754—2017《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的大類來進行行政施策。實際上,GB/T 4754—2017《國民經濟行業分類》國家標準大類下面還有中類、小類,有色金屬壓延加工行業中的銅壓延加工(代碼:3251)、鋁壓延加工(代碼:3252)被納入“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大類(代碼:32)中的“有色金屬壓延加工”中類(代碼:325)項下的小類,政府部門今后完全可以按照小類來制定相關產業政策,讓行政施策變得更加精準,如果始終按照大類來行政施策,不僅在管理上顯得過于粗放,很容易“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形成“冤假錯案”,而且也不符合新時代發展要求。

黨的十九大確立我國經濟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這就要求我們國家的各項管理工作,必須要建立精細化管理理念,以適應新時代發展的要求。可以說,沒有精細化管理,高質量發展是很難做到的。具體到銅鋁加工行業,應該要建立精細化管理思路,把定義的對象下沉到小類,為多年來對銅鋁壓延加工行業“高能耗、高污染”的誤解正名。

實際上,這幾年我們欣喜地看到,政府的各項管理工作已經朝精細化方向不斷推進。例如銅鋁廢料進口及環保分級管控工作,都在不斷細化,不僅避免了“一刀切”,而且起到優勝劣汰的作用,得到企業的普遍認可和好評。我們也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對待銅鋁壓延加工行業的管理服務工作也能進一步細化,精準施策。

幸运11选五走势图表